rss
当前位置 :首页 > 客户案例

111亿美元市场规模教育机器人如何从概念到产品?

  【编者按】教育机器人,从2014年开始兴起,在2015年引爆创业圈,2016年达到顶峰;而目前,随着消费者对对产品的认知逐渐明晰,市场也趋于冷静,进入冰冷期。那么,已入局的玩家要如何调整自己的策略呢?

  本文结合采访分析认为,市面上的教育机器人基本都是概念先行,缺少落地场景,消费者尚没有使用习惯,但是B端存在刚性需求,B2C或许是可行路径;而从企业角度来看,产品壁垒并不是技术,而是AI化的教学内容。

  今年8月举办的2018世界机器人大会,有160余家机器人相关企业亮相,产品类型覆盖医疗机器人、投篮机器人、飞行机器人等。有数据显示,推出教育类机器人的公司数占全部服务机器人参展商的三分之一。《2016全球教育机器人发展白皮书》数据指出,未来5年(2016-2021年)全球教育机器人的市场规模将达111亿美元。其中教育服务机器人的服务与内容营收有可能占据市场整体77%以上。

  与此同时,目前市面上的教育机器人大多是类人的外形,搭载了语音识别方案,可以完成某种指定的功能,比如幼儿的语言教育、青少年STEAM编程等。但产品实际效果可能与平板类APP差不多甚至更差。

  这就是目前教育机器人的市场现状。一方面,AI概念依旧火热。教育是AI商业化落地的场景之一,且就目前教育机器人产品水平而言,入局门槛相对较低。另一方面,教育机器人所扮演的仍然是玩具的角色。产品的不成熟正逐渐消耗消费者对行业的新鲜感。在市场利弊两方面的影响下,教育机器人正呈现出日益清晰的市场潜力、行业壁垒以及商业模式。

  在京东上搜索关键词“教育机器人”,出现的商品中大多附带着“早教故事机”、“陪伴机器人”、“绘本阅读机器人”、“对话人工玩具”等五花八门的标签。

  《2016年全球教育机器人发展白皮书》介绍说,从市场角度分析,教育机器人可以分为“机器人教育”和“教育服务机器人”两种产品类型。前者可划分在科创教育类产品中,后者是指具有教与学智能的服务机器人。陪伴机器人的教育属性稍弱些,更侧重在和孩子的语音聊天,属于“教玩具”的品类中。

  学术概念的明晰,并不等同于产品定位和功能的明确。“现在什么都能叫机器人。”智童时刻创始人郭长琛感慨说。

  “作文里的拟人句怎么写?拟人句就是把某件东西比喻成人的动作……”这段对话是来自于某教育机器人的电视广告。但有网友表示,购买后问该款机器人同样的问题,不管怎么问,机器人都答非所问。

  从业多年的相关人士表示,该款机器人宣传的大部分功能,目前的技术是达不到的。“这会误导消费者,对行业也会造成负面影响。”该人士对这种夸大产品效果的行为表示深深的担忧。

  郭长琛也有这样的忧虑。他表示,不管是神化AI,还是矮化AI,都会给行业带来极大的损伤。

  教育机器人,从2014年开始兴起,在2015年引爆创业圈,2016年达到顶峰。市场内出现一大批尝鲜草的企业,采取的做法是打着AI概念的大旗,用机器人的外壳,内部搭载的是平板的语音互动类App。随着消费者对AI概念的兴趣逐渐降低,对产品的认知逐渐明晰,市场也趋于冷静,进入冰冷期。这段时间并没有出现很多新玩家,尚且活着的玩家都在思考一个问题,如何将AI落地。

  “会问这项技术是在哪节课的哪个环节中使用。”郭长琛介绍说,目前智童时刻设计产品的思路是明确技术应用的场景。“比如说,用机器人教会小朋友左右方向。”郭长琛认为虽然这听起来功能和效果十分简单,但却能把AI技术用到实处。

  “好像还不如用iPad”、“感觉贵,会买个小米音响。”芥末堆采访了几位家长,一部分家长对产品持观望态度,最后选择可替代教育机器人的产品,另一部分家长则完全唱衰。

  一方面是因为早期市场概念先行,产品效果平平给消费者留下的刻板印象造成的;另一方面,消费者对市场和产品完全没有认知,使用场景和使用习惯尚未形成。

  面对这块尚待挖掘的市场,很多企业所采取的打法与当年智能手机的打法如出一辙。试图培养消费者的使用习惯,加速商业化的落地。然而培养消费者使用习惯,是个需要投入大量宣传资金和人力成本的长线过程,这对于市场内大部分的初创型企业来说,往往等不起也承担不起。这时,积累大量女性用户资源的微商,变成了线下销售渠道之一。

  某品牌的城市合伙人王敏告诉芥末堆,该品牌在京东、淘宝等电商平台的统一价为858元,品牌为保护线下渠道,规定线元。成为代理的条件是一次性购买8台机器人,拿货价为每台570元。且根据拿货数量的不同,拿货价也将有所调整。据悉,王敏两个月能够销售540台的产品。

  价格差是微商渠道能够跑通的主要原因。据悉,目前市场上较简单的产品,大约700-800元,偏玩具属性的机器人价格在1000元以上,具备明确教育属性的机器人价格在2000-5000元。

  钕娲创造创始人郭柳宗认为,目前消费者能够接受的市场价格在2000元以下。目前,钕娲创造旗下第一款产品“智能机器人小丹”,售价为2299元。据悉,钕娲创造下一款产品将降低售价。

  现在我们所预设教育机器人的作用是教师,功能上则会取代教师的部分工作,但目前产品绝大多数都停留在教玩具的水平。从“教玩具”发展为“机器人老师”,两个阶段的壁垒是教育内容,而非AI技术。

  筋斗云创始人胡昌斌告诉芥末堆,与科大讯飞、亚马逊、阿里巴巴等企业相比,教育机器人的机构在语义识别、大数据等技术方面很难有大的突破。所以,筋斗云在创建之初便把内容生产定位为核心。

  教育机器人搭载的教育内容,绝不是将现有的纸质版或是平板App的内容直接搬进机器人的大脑里,而是“AI化”。

  搭建AI化平台,是目前公司都在尝试的内容AI化的路径。郭长琛介绍说,目前智童时刻所搭建的平台共有三种角色,一是工程师,负责提供技术支持,完成平台的搭建;二是教研员,负责补充AI化的教学内容;三是一线幼教老师,通过平台完成教学,并及时反馈意见。

  这三种角色也代表了早幼教机器人产业链的上中下游,上游是技术原厂和应用技术的软硬件厂商,中游是内容课程服务商,下游是渠道和终端消费者。

  除此之外,郭柳宗认为,既然出现了新款的教育辅助工具,就一定要诞生出区别于之前平板式的简单语音互动的教学方式。赋予机器人更多拟人的互动动作,也是内容AI化的评价标准之一。智能机器人小丹之所以采取多关节肢体设计,郭柳宗就是希望小丹可以有更多拟人的表现力。据悉,在“益智问答”环节中,小丹念完问题之后,“请作答”并会把手伸出来。根据答案的错误与否,小丹会更换手臂动作。

  内容AI化的难易程度,取决于内容服务商提供素材的优劣程度。“合作方会直接给我们视频课程,单纯播放视频的方式对小朋友来说是很不友好的。”郭柳宗认为,之所以行业没有实质性的进步,就在于研究AI化内容时间成本很大,内容产出速度慢。

  To C还是To B,是摆在所有入局者面前的选择题。郭柳宗说,作为一家初创型企业,很难只做一边。同样,行业内所有的初创企业都很难只选择一边,往往都是两个方向两手抓。

  依靠小米线上渠道,钕娲创造能够快速打开C端市场。另一方面,钕娲创造与培训机构合作,为其定制教育机器人产品。据悉每次销量都可达到上百台。“需求很明确。”郭柳宗说,对于钕娲创造来说,向B端销售产品的使用场景会更为明确。

  西南大学教育政策研究曾对幼教行业的师资缺口做过估算,到2021年,我国学前教育阶段的在园幼儿数将达到5750.82万人,需要专任教师383.39万人,保育员191.69万人,教师总需求量575.08万人。除了数量缺口大,幼师素质参差不齐也是一个问题。根据教育部统计,2016年全国幼儿园教职工的学历主要集中在专科水平,占总数的56.37%,但有22.4%的教师只有高中及以下文凭,本科以上学历仅21.23%。

  师资缺乏且素质参差不齐,是幼教市场亟需解决的问题。市场的痛点意味着市场玩家的商机。为B端机构提供一体化解决方案的零秒科技创始人黄丽辉告诉芥末堆,“去年产品月留存只有个位数,今年差不多可以达到80%。”

  郭长琛认为,B端是理智且入局门槛十分高的市场,一旦打开则会迎来市场红利。智童时刻针对幼儿园推出“AI双师”服务。据悉,AI双师幼儿编程课目前有16节课,让小朋友们在游戏中了解编程的概念,培养编程思维。目前,智童时刻已经进入全国近400家幼儿园。

  此外,通过机构可以接触到更多的C端用户。郭长琛介绍说,智童时刻在二三线城市,常态化上课的培训机构的B2C转化率十分乐观。

  AI概念落地、研究AI化教育内容、走适合产品的商业模式,或将是教育机器人公司接下来一段时间内的常态。

  在产业不断创新发展、智能融合、技术推动的新形势下,创业者需要一场可以指导各产业发展方向、厘清各产业发展脉络、引导并链接资本风向、有重大影响力和启发性的行业聚会。

  2018年11月29日-30日,由亿欧公司主办的“智能产业 美好生活”2018亿欧创新者年会曁第四届创新奖颁奖盛典将在北京国贸大酒店盛大召开,这将是一场汇聚5000名各产业创新者、行业领袖、国内外知名专家学者的行业盛会;是一场以引导、指引产业风向为目的,启发并分享成功案例,将国内外先知学者的思想提前带到国内的预见性盛会。

  我先前用E-mail注册过亿欧网但是现在没有办法通过它登录,我想找回账号

  请发送邮箱到,说明自己在登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工作人员将会第一时间为您提供帮助

  总部: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9号中电发展大厦B座2层华南: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大冲商务中心C座1702室华东:上海市长宁区长宁路1027号兆丰广场2206

上一篇: 中国银行邢台分行营业部大堂经理曹文静:用心服务 客户至上     下一篇: 【期现结合案例】银期结合模式:兴业银行服务产业客户